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知命之殇  

2018-08-03 22:12:3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命之殇

 

不知不觉,已经是知命了。知命是圣人云,然而,我毕竟被知命了,知命,顾名思义,就是知道自己的命运了。而我依然恍惚,师长们恨之切,不停地提醒我的问题,都被我的心迷茫了。于是乎,知命又不知命。

按照常人的观念说,我这前半生是窝囊的,更是毫无意义的。然而我尽管有时也会心里不平,但回首看着我的书,也就坦然了。但我不知道知命是何物。曾记得,窗外更深露重,而我只知道关山重重。

彷徨了许多年,他们说我已经知天命了。古人云,天命所归,那是帝王的屁话,我也认为我已经天命所归了,那是因为我的鬓角已经染霜了。染霜,可不是月如霜的美丽意象。只是面对着幽暗的窗子,不会种花的我,吊兰也死了。只有书,也只有我骨头里的书,时常会翻开来,让我嗅一下墨香。阿贵的精神又来了,书是印在我骨子里的,谁也拿不去,嘲笑挂掉了我的皮,却碰不到我的骨。

有一天我醉了,很多人都说,你应该号东坡。我吃了一惊,脊背上都冷嗖嗖的。然而醉意朦胧间,听见苏轼在哭。我走了过去,子瞻啊,为何啼哭?子瞻哭着说,我非哭东坡,是哭子矣。我惶恐而道,在下号东坡,乃一狂徒耳。子瞻笑曰,非狂安得东坡号乎?对曰,呵呵。

是的,子瞻说我,你命运不济啊。想当初我年方十九,夜泊牛口,写下不朽诗篇,汝等秀才不举,进士无门,空学的满口荒唐之言,令那虚冠之人折帽而哂笑也。何不效渊明,落得一身清净,生如夏花死入菊香也。空就是空,看我千年,死犹生也。对曰,一生恍惚,不知命也。然鬓已染白,空悲叹也。今闻子瞻之言,茅塞顿开。心如明镜,知命也。

知命无命,道法自然。忽忆德发师长告诫,人若深沉,重如泰山矣。于是释然,弱冠之时,尊师曾令名曰,悬阳真人,想来已是悔悟。但将残生,付与幽冥玄界,但得羽化,与白轼共,此生足矣。

 

 

刘洪战 写于石臼  公元201883日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