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稀罕”的故事  

2018-07-13 15:40:3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稀罕”的故事

 

也许是不识字的原因,许多村民们喜欢给孩子起一些奇怪的名字,他们美其名曰贱名好养活。我小时候的伙伴们大多名字都很贱。例如:大勺、桌子、凳子、轮子,也有好听一点的叫高级、运粮、土改、文革、卫东等的。总之,名字大多很有意思的。我有一个女同学,乳名叫做“稀罕”,沂蒙山区的发音不准,叫她“湿寒”。

一、我要上学

   稀罕到了七岁了,村子里的老师去她家里叫她上学去。他大大说;“她得看弟弟。”

   稀罕八岁了,老师又来叫她上学。她妈妈说:“家里没钱。”

   一年一年的过去了。稀罕十一岁了。老师又来叫她上学去。他大大不好意思阻拦,就说,她必须背着弟弟上学去。

   于是,稀罕每天背着弟弟上学去。偏偏她的弟弟调皮的很,引起了老师同学们的众怒,她被开除了。

稀罕从此每天都抱着弟弟在窗外偷听。弟弟尿裤子,她也好几次没发现。她的妈妈很生气,小丫头片子,赔钱货,学什么学,会生孩子就行。还得靠你挣钱给你弟弟盖屋,实在不行,你就等着给你弟弟换媳子吧。

稀罕还有一本一年级的旧语文书,她天天拿着读,很小心的翻阅着。其实老师说她很聪明,如果读下去,就一定能考上大高学。可是她的大大妈妈决不允许一个女孩子多读书。老师想去家里辅导她,她大大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稀罕只好在去山里捡柴草时,向同学们打听新知识。

快要期末考试了,稀罕拦住王老师说:“我想考试。”看着她坚定渴望的眼神,老师心软了。

没有课本的她,竟然考了第一名。

老师和校长买了一斤猪肉,来到稀罕家,强烈要求让稀罕读书。最终,王老师替他交了学费,并且答应上课的时候,让看大门的张老头帮着看孩子。

稀罕读到了五年级,她已经十六岁了。发育不良的她,胸膛上竟然也有了两个小凸起。许多龌龊的邻村老光棍们都垂涎欲滴的看着她。

 

二、被迫出嫁

 

还差一个月就初考了。老师们都很期望稀罕能考上重点中学。稀罕也努力学习着。

杨絮飘舞的第一天,老师通知了一个坏消息。稀罕将嫁给凤凰山村的卖布的个体户,那个男人姓魏,据说三十五了。

同学们大多哭了。老师说,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救她。

稀罕被妈妈和二姑摁倒在床上,用麻绳绑起来。

出嫁的花车,其实就是平日送粪的木架子车,上面用花布扎起棚子,让新娘坐在一边,另一面放上陪嫁的东西。

稀罕奋力抗争着,结果还是被结结实实的绑在车上。

胶轮轱辘不停地在山道上滚着,离凤凰山越来越近了。

走到老鹰口最险要的地方,稀罕突然强烈的扭动起来。车子驾不稳,连人带车跌落悬崖。

可惜的是,稀罕竟然没受伤,只是车子摔坏了。

魏布匠恼羞成怒,把稀罕扔在床上,用剪子把乳房上的衣服剪掉,再把裤裆剪开。他是害怕稀罕会反抗,就不敢解绳子。

稀罕流了初血,她痛苦地大叫着。仿佛天地都垮了。

一开始,稀罕绝食。

魏布匠的叔叔会打针,打葡萄糖救活了她。

稀罕也饿得受不了,就吃了点东西。

面对着魏布匠的蹂躏,稀罕却平静了。

过了几天,面对已经好像接受魏布匠的稀罕,魏布匠答应给她自由在院子里活动的机会。

又过了几天,稀罕突然变得很乖,帮助婆婆干起了家务。老魏家彻底放心了。

 

三、稀罕之死

 

这一天早晨,稀罕悄悄地看了看没人注意,就偷偷溜了出去。

二十里山路,沟沟坎坎。稀罕咬紧牙关向公社的考场走着。

铃声响了,考试开始了。

王老师发现了稀罕。稀罕已经很虚弱的坐在地上。她说:“王老师,给我一张卷子。”

王老师噙着泪水,给了她一张油墨的卷子。

稀罕又借了一支笔,在大石头上答了起来。

校长看到了,让人抬来一张课桌,和一把椅子。

稀罕考完了语文。下午接着考数学。

王老师带她去公社饭店吃了一顿肥猪肉汤锅。稀罕开心的吃着,她说,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吃肉。原来猪肉这么好吃。

铃声又响了。下午考试开始了。

稀罕头上不停地流着汗珠。王老师说,不行你去医院吧。别考了。稀罕说:“老师,也许下一辈子我不会再考试了。就让我坚持下去吧。”

许多老师都围了过来,大家静静地看着稀罕。

稀罕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王老师要求带她去医院,她笑着拒绝了。

稀罕正准备写下最后一个符号,校门被人强行推开了。

稀罕的族人和魏布匠的族人气呼呼的赶来,拉起稀罕就要走。

稀罕微笑着说:“我······考,完了。”

稀罕头一歪,眼睛永远的闭上了。

后来,魏布匠发现,家里的老鼠药不见了。

成绩出来了,稀罕是第一名。她应该去县一中读书的。然而,她已经睡在了凤凰山里。有人说,她的坟墓里,经常有人听见读书声,让人很害怕。

 

刘洪战纪念亲爱的同学“稀罕”。用最美的花献给我童年的学霸姐姐,祝福您在天堂当教授。

2018713日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