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不理”的故事  

2018-03-22 18:19:29|  分类: 新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理”的故事

 

那个年代,刚刚恢复高考才四年。沂蒙山区的一些地方,给孩子起名字为了好养活,就起一些贱名,例如:不理、稀罕、桌子、凳子一类的。这个年轻人乳名就叫“不理”,沂蒙山区土话发音不准,喊作“不尔”。

“不理”学习一直很优秀,从小学到初中,一直考第一。但是家里穷,父亲老是让他退学。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老师来他家里喊他上学去。最后老父亲一看,每次都有老师给他儿子捐学费也就不阻拦了。但是,他很希望儿子能考上大高学,出人头地,最好能欺负别人,就像王二坤一样在县里当局长,愿意欺负谁就欺负谁,谁也不敢反抗。

“不理”带着家族的和老师的重托,踏上了考学的路。平日他考满分的题,到了考试的时候,他就会头痛起来,最终就答错了。连续两年都是差一二分。最让他气愤的是,第一年差一分,第二年差二分。他不甘心,决定继续复读。

他父亲“老驴头”于是发怒了,你就是光吃不攒粪,十九了,谁家不都是结婚种地去了?你看桌子,他才十八,孩子两岁了。唉,人家考中的都是文曲星下凡的,你算哪根葱?老驴头媳妇生气了,你干啥?“不理”肯定能考上大高学,你敢耽误孩子,我就死给你看。

“老驴头”不敢和媳妇坚持,但是从此断了“不理”的煎饼供应。非要把他饿回家不可。

可怜的不理靠二姨给的煎饼继续复读。每天都数着煎饼过日子,以前一天可以吃四个,后来变成吃两个,最后变成吃一个。饿的他头晕眼花,但是为了考上学,就喝着热水也来劲儿。

终于到了发榜的日子。“不理”饿着肚子,走了三十里山路,来到县一中,看了半天没有自己的名字(后来知道是因为他的名字那部分的纸被风刮飞了)。他哭着,走到家里,就再也不说话了。把门关得紧紧的。老娘敲开门,给他喝地瓜干子稀粥。劝他,没有这个命,就不强求了。等过几天,和你大大一起去连云港盖屋挣钱去。

“不理”经过连续一个星期的激烈思想斗争,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不是吃国库粮的命。还是去修地球实惠。

二姨过来,把她的婆家二侄女介绍给“不理”。女孩子叫“二丫”,年龄二十了,比“不理”大一岁。女孩的父亲在县里当干部,答应给“不理”找一个代课老师的工作。就是这女孩有小儿麻痹症后遗症,一条腿粗一条腿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不理”一看这这个女孩子就感到厌恶,他心里决定,这是绝对不可以答应的。

二姨说,不理啊,你有什么啊?一个山大蛙,认识字有什么用?不给你安排工作,就一辈子趴地里。

“不理”不答应。大大妈妈就把他锁进屋里。“不理”绝食抗议。没料想,妈妈也没有屈服,宁愿儿子饿死也要儿子答应这门亲事。

“二丫”拄着拐,一瘸一拐的一天几次来送饭。“不理”终于心下不忍,答应了她。

农村都是先喝酒订婚,登不登记无所谓的。“不理”看着“二丫”,这姑娘除了一条腿不正常,别的地方还真的美得很,于是,他不再讨厌“二丫”,反正这就是自己的媳妇了。想一想自己的前途,当了代课老师,再去考师专,也行啊。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家里安静了下来。结婚要等到八月十五,这天是黄山子村“张歪嘴”查的日子。这张歪嘴其实年龄才四十来岁,靠算命挣了点钱,天天吃肉,得了中风病。治好了,落下个歪嘴病。俗称“张歪歪嘴”。

不理看看已经离大学开学的日子还有半个月,比自己学习差一点几个同学,都考上了大专、小中专等。他们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而自己, 唉,就这么着了。不过万幸的是,自己要当代课老师了。

立秋这天,知了还在拼命的叫着。“不理”有点心烦,就走在门口的大石头上翻看中学课本,那将是他要教授的。

乡里的邮递员骑着绿色的自行车走过来,他技术很高,小石子路照样骑。

邮递员问“不理”,你这里有个叫吕文亮的吗?

我就是,有我的信?

你来了入学通知书,但是你得跟我去找大队干部,让他们给我一个手续才可以给你。

什么?我考上了?

是啊,你考上了?

那个学校?

信封上是北大。

是吗?我看看?

别了,你跟我去大队吧。

大队书记很高兴的开了证明,并宣布,今晚在大队部喝酒庆祝。

“不理”拿着通知书,看了一遍又一遍。突然他很苍凉的大笑了起来。

大队书记吃惊地看着他。

“不理”突然大叫一声“考上了!”

大队书记惊呆了,他的脑子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字:范进。

这可咋好?

“不理”已经挥舞着通知书,跑出了大队部的院子,被大铁门绊了一下,右脚的鞋子甩出去了,那只补丁摞补丁的鞋子,飞到了半空,挂在放电影的大杨树树杈上。

几个孩子嘻嘻哈哈的要爬上树去,拿下鞋子来。

“不理”继续大笑着说:“考上了哎,考上了。”

大队书记赶紧让会计去喊“老驴头”,“不理”最怕老驴头。

老驴头看着又蹦又跳的儿子,竟然怎么也狠不下心打他一个耳光。

“不理”跳到氨水池的盖子上,氨水池修在西岭上,哪里最高,最安全。他挥舞着通知书,我考上了!哈哈哈。

村子里的人,下地干活的也跑来了,就像看猴戏一样,叽叽喳喳的看热闹。

赤脚医生吕大宇咬了一下牙,撸了一下胳膊,其实天很热,没有衣服袖子。

他走上前说:“嫂子,大侄子得了风痰,我必须学着胡屠户打他一巴掌才可以。”

可不行啊,你别打俺儿。

书记着急地说:“必须打,不打不行。这要是耽误了上学,那可怎么办?再说,过去范进中举疯了,不是被他丈人打了一巴掌,才好了吗?”

老驴头附和着说:打吧,这个不争气的,打死了才好。

吕大宇咬了咬牙,对老驴头说:我真打了!

打吧。

吕大宇走上前去,挥起胳膊,刚要打。

“不理”突然对他说:你别打,俺不是范进。

原来没疯啊。大家一阵欢腾。

“不理”上学去了,临走他退了婚。

过了几个月,学校把他送回来,说是他有精神病,让在家休学治疗。

从此,“不理”天天背着一个书包,去东山泉子石上大声的念书。平日谁也不理,只是偶尔的哈哈大笑着说:考上了,艾哈,我考上了。

 

刘洪战写于石臼火车站家中  2018322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