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罪证 ---《彼岸》第四章赏析(原著山来东)  

2018-02-21 10:57:09|  分类: 清扬开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罪证

---《彼岸》第四章赏析(原著山来东)

 

大雨中,面对着祈求和绝望的偷渡客们,几个施暴者陪着他们跪下了。大副和水头怒喝着,将一个个软了心肠的行刑者喊了起来。偷渡客是被食物的诱惑骗出来的。就像陆洋说的,放他们走吧,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没有办法,漂流的水手们,历尽磨难后的彼岸,等着他们载誉归来。他们还要挣到更多的薪水奖金,以抵御高昂的现实生活成本。而这五个偷渡客,他们的幸福理想是建立在德宁号全体船员的痛苦上的。一个偷渡客掉进海里。剩下的四个,绝望的哀嚎着,水枪喷水的声音淹没了他们的惨叫,也暂时淹没了行刑者的良心。

木匠,也许是今生最认真的一次,他把几个空油桶牢牢地焊接起来,尽管他知道,很大的渔船都经不住风浪,这个小筏子犹如大海上的一片树叶,逃生的可能几乎没有。大副却不想让他们活着逃出去。因为这样他们行为会暴露,最终将会受到严惩。

偷渡客的喊破苍穹的嚎叫,令大副的心也颤抖了。用水枪冲下去。还有一个抓住引水梯子不肯上筏子。砍断引水梯的绳子,逼迫他跳到筏子上去。眼看着小筏子在巨浪里起伏着,大副扔下了几袋过期食品和几瓶矿泉水。然而,都掉进海里。

海浪和雨声,淹没了偷渡客的身影和喊声。

作者山来东没有继续描写负罪感的忏悔,而且直接把镜头转向了淋湿的照片,那个过早衰老的黑人父亲,他的家人在等着他挣到钱回家。回家,这不也正是自己的渴望吗?

雨,暂停了。空气清新起来,积雨云正在聚集,下一场大雨就要来临。

也许负罪的心永远也不能平复,但是目前的问题终归解决了。积雨云的预示,让我们赶到更大的危难的即将来临。

作家山来东用细腻而悲壮的笔法,描写着惊心动魄的一幕。在他的心里,每一个船员,包括大副都不是邪恶的。但是残酷的现实,让他们不得不选择了人性的残忍的一部分。

山来东叙述了船员们生活艰辛,和他们不屈的斗争精神。面对风浪和一切无法预知的危难,他们坚强。面对生命他们脆弱。

山来东描写了可爱的海豚,也描述了彼岸上期待的爱情。让我们继续跟着山来东在大海上漂泊吧。彼岸,就在前方,大海茫茫,路在何方?

刘洪战   写于  东港区石臼火车站    2018221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