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鱼生火肉生痰 第五  

2018-01-08 14:45:01|  分类: 鱼生火肉生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秀兰被关了两天,就是不屈服。尤能理害怕出事情,琢磨着怎么下台。梅其芳这两天很是兴奋,斗倒了地主,好处太多了,还能分一个媳妇。尤能理思考了一半天,得想个办法吓唬住梅其芳,因为这个事情闹大了,张队长肯定会处分自己。

梅其芳被尤能理叫到家里,梅其芳拿了一只鸡过来,尤能理一皱眉头说:把鸡拿回去,我跟你说,根据这两天的情况,秀兰不可能跟着你了。连打带吓唬她都不同意,别逼出人命来。

梅其芳一听就开始流眼泪,用他那乌油油的破棉袄袖子不停地擦着眼泪鼻涕,央求着让他和秀兰圆了房,生米做成熟饭就行了。

尤能理本来想帮助梅其芳一次,当时一时冲动,就让人把秀兰抓起来逼婚。现在看着梅其芳那满脸的皱纹,心里想,快死的人了,还娶什么媳子?他一挥手说,梅其芳,新社会,婚姻自由,尽管她是地主家的儿媳子,人家没离婚啊。你敢去圆房就是强奸,你敢强奸我就毙了你。

梅其芳一扭头,提起那只鸡,气吼吼的走了。

尤能理的老婆玉兰花听明白了,过来就是一顿骂。你这驴凋谢的,净干些不是人的事。要是分媳子,你弟弟比秀兰大三岁,你怎么不往家里娶?

尤能理本来也想,但是害怕人家说自己以权谋私,干部应当一切为了大家,怎么能把好事先给自己家人呢?现在媳妇这么一埋怨,他更是觉得这事不对。自己拖了两天,没有抓出七个地主。要是再让张队长发现逼婚的事情,就非得受处分不可。

想到这里,尤能理赶紧穿上鞋子,下了炕,对玉兰花说:我去把秀兰放了,还得商量抓地主的事情。

还抓啊,再抓,你自己就是地主了。

尤能理心里一哆嗦,老婆说的对,再抓自己也是地主了。

村委会在张队长和工作队的帮助下,继续开会,商议抓地主的事情。经过认真排查,家里有一把?头也算成地主,方勉强凑齐。

张队长仔细看着名单和他们的财产状况,觉得这事情不对头。他对大家说,这份名单先不要公布,我去县里汇报一下再说。

秀兰回到家里,抱着梅祖辉哭了一晚上。

第二天,尤能理派民兵送了一袋地瓜干,让他俩过冬。

梅其芳不甘心,嚷嚷着要去区里告尤能理包庇地主。尤能理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主意。他说:“其芳大侄子,你看尤先富的小老婆,长得可以吧。把她送给你吧。”

行,能行吗?梅其芳使劲睁开被皱纹封死的双眼,有点不相信、

我能办不到吗?你等着,今晚你来大队部,你就和她生米做成熟饭。

不,不是啊,她可是尤先富的老婆,他家叔兄弟多,俺惹不起。

你这没出息样,有俺。你今晚天一黑,就来,我给你开门,你进去我就锁上门。你自己爱怎么的就怎么的。女人嘛,明早她就愿意了。

张队长骑着毛驴进城去了。

尤能理命人把尤先富老婆抓到大队部。对她威逼利诱,可是这顽固的地主婆子就是不同意嫁人。尤能理心想,到了晚上就由不得你了。于是他让人把尤先富小老婆慧娴捆起来,门锁了,

梅其芳喝了一大壶酒,醉醺醺的来到大队部。这里本来是保长办公的地方。后来就成了村支部,又后来就改名叫大队部了。他大嘴一张,唱起了小调。葱丝、姜丝、牛肉丝来啊,搁上香油拌馅子越吃越有味啊。哎嗨吆,越吃越有味啊。

尤能理心里恶心得慌。只不过是,他已经有了媳妇,其实慧娴是东村张大秀的女儿,张大秀也是个地主。自己从小就喜欢慧娴。可是人家嫁给了比他大二十岁的尤先富,不就是尤先富的儿子在县里当了官吗。尤先富十三岁就生了尤祖贤,他大婆子当年十九岁。后来嫌老婆年龄大,就整天家出去奸污人妻。他的家族辈辈有当官的,所以没有人敢惹他。尤先富三十六岁时,儿子二十三大学毕业去城里当了官。于是他就娶了慧娴,慧娴的父亲害怕倒霉,就只好答应了他。

慧娴尽管不同意,但木已成舟。现在让她改嫁比他大十四的老光棍,她是万万不能答应的。她的心里,至少嫁一个年龄差不多的男人。

慧娴决定誓死不从。

梅其芳进了门,门被锁上了。梅其芳脱下慧娴的下衣,窗外的月光,照在慧娴的大腿上,两条白光,耀的梅其芳花了眼。他嗅到一股女人的清香。立即荷尔蒙发动起来,他拼命地动作着。慧娴大叫一声昏迷了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