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虞美人 第四章 长篇历史演义小说  

2017-08-08 20:50:24|  分类: 虞美人 长篇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饮至半酣,赵普呵呵大笑说:“张兄,小生曾去过汴梁,曾见过尊上,莫不是不姓张姓赵乎?”

     赵匡胤此时已经不能隐瞒,目视赵普说:“赵兄,想是拿俺去官府领赏吗?”

     哈哈,尊主,在下那日就看出来,尊主面相贵不可言,隆母阔准,九五之尊也。

休要乱言,在下戴罪之身,时才被潘大人所拿,未尝加罪,又管了酒食,现在送我去见官了。只是请放过小弟。在下来生再报。

尊主,潘大人也久闻主公大名,无奈身处偏隅,不得遇见尊上。今愿意为主上牵马缀蹬,成就大业。

赵匡胤很是惊讶,二人早已经跪拜在地。

赵匡胤赶紧扶起二人,叫来光义,四人再次落座,饮至天明。

次日鸡鸣报晓,东方日出大光。赵匡胤醒来,寻找衣物,只有新的衣服在,旧衣物全不见了。

穿上衣服出的门来,潘洪早已经准备好了早点。

只是不见了赵普,匡胤问潘洪,先生何往?潘洪说,前几日接到洛阳岳父来信,让其回洛阳有大事相商。先生留下书信,已经前去了。

匡胤摇了摇头说:“先生所言多有虚妄,不可尽信也。”

潘洪笑了笑,此乃天机不可泄露也。

潘洪说要去汴梁公干,前去打探消息,看那大周皇帝会不会继续治罪匡胤兄弟。

匡胤万分感激,让潘洪带了光义回京。因父亲赵弘胤已被郭威官复原职,做了大周的宰相。

只是惧怕自己的醉过于的大,新皇帝也不会放过他。还是让潘洪先去打探一下为好。

如今汉帝之子在山西成立北汉国,一直对大周虎视眈眈,图谋报仇复国。这沧州也不太平,屡有契丹来犯。

光义含着泪水,挥手与哥哥告别,至此一别,天高地远,不知还能活着相见与否。

匡胤忍着泪水,回过头来。跺了一下脚说,去吧,见了父亲替哥哥问安。

光义大声哭喊着,哥哥,哥哥。

土路上,一阵扬尘。

潘洪早已经带着光义出了几里开外。

赵匡胤读起赵普书信,信中大题说让他带上包裹里的银子,赶紧前往沧州城里避难。匡胤不得不信,先听他的。

苏州城,芦苇巷。

几个威武汉子进了东升酒馆,小二见是几个镖师,又看见是闻名天下的镇远镖局。慌忙迎了上来,几个大汉倒是客气,点了几个肉菜,要了一坛米酒。

酒席之间,一个虬髯胡子大汉说:“查了几日,小翠母子进了太守府邸。此事不可声张,万不可贸然闯府。各位可有主意?”

几条汉子顿了一刻,方各自摇头,说无法可想。除非让太子发了钧旨,让那太守交出小翠母子。然而从嘉世子惧怕父王知道,却又不得实行。

几个人只好押了镖车交割了事。回转客店,收拾了衣物,一队人马回转扬州而去。

为首的正是刘将军,阿四扮作管事,紧紧跟随。一行人晓行夜宿,不日到了城陵矶,寻了渡船,将车马放置好了。正要开船,忽见一个高大汉子,推了一车雨伞,在岸上高声大叫,船家,也带某家过去。

爷,我的船已经被包了,你再去寻找别的船吧。

小可姑母有痒,某家走得急,还望船家带某家过去,却少不了船钱。

爷,看你急。我先问问这几位大爷,能应允吗?

好的,船家,万望多说好话,载某家过去。姑母病重,万望垂怜。

一会儿,船家回来,笑说:“客爷,待我放下船板,你把车子推了上来。”

大汉大喜过望,连声感谢。将车子推上船板,脚步稳健的推了过来。

船家要他二两银子,大汉说到对岸再说。船至江心,船家不放心又来问,客爷,你到底有没有银子。

你瞧不起某家?某家走南闯北,怎可身无分文?你却放心,我上了岸,一定给你。

船家撇了撇嘴,回转仓里,与一獐头鼠目汉子窃窃私语。

大汉坐在仓板桅杆下,闭目养神,手中紧握一口单刀。

船家忽然出来说船有问题,需要停船查看。

大汉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刘将军几个正在舱内饮酒,全然不顾外面发生什么事情。

船家拿来一壶酒,一盘牛肉,对大汉说:“客爷,想来你也饿了。看着他们吃喝,你也吃一点吧。算我请客。也在他们酒钱里了。”

大汉拿过酒肉,并不答谢,扒开酒盖,大口饮将起来。左手持酒,右手抓了牛肉大口吃着。那一双筷子,早已对他无用。

船家等汉子喝醉了,头一歪睡了过去。

就大喝一声:“倒了倒了。”

刘将军等人听了,方知遇上贼人。正要抽刀自卫,可是一个头晕目眩,腰膝酸软,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船家呵呵大笑,一声招呼,出来十几条汉子,抬的抬,搬的搬,把几个中毒的汉子,往船板上弄,船家指挥他们要沉尸江底。

几个人被捆了起来,每人都绑上一块大石头。这是沉江的必备石块。

几个贼人刚要把刘将军他们推下江去。却忘了沉醉的卖伞大汉。

船家说,慢,把徐铉推了上来。

不一会儿,几个贼人从船板下底舱里,推出一位身着官服的汉子来,汉子仔细一看,认的刘将军。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船家说,徐铉,你不是要捉拿江贼吗?现在要你们一个个不得好活。

徐铉呵呵大笑,贼人,你杀了我徐铉,太子定会派兵前来捉拿你等。死则死尔,为国为民,本府死而无憾。

船家顿时大怒,恶从胆边生。大叫着,推下去。

几个贼人正要抬起刘将军。

忽听一声大喝,住手!

几个贼人吓了一跳,回头看时。那卖伞汉子早已站了起来,手拿单刀,让几个贼人放了刘将军几个。

船家冷笑一声,上,给我把这不知死活的拿下。

十几条汉子,将那卖伞汉子围在核心。

发声喊,几把刀一起砍向卖伞汉子。

卖伞汉子并不惊慌,只见他闪转腾挪,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十几个贼人早已经倒在船板上。

船家吓得跪在船板上,连连磕头求饶。

卖伞汉子,一脚踢翻了船家。走到徐铉身边,解开绑绳。

船家突然爬了起来,手拿朴刀从背后偷袭。

徐铉惊得大呼,闪开。

电光石火间,卖伞汉子转身躲过朴刀,飞起一脚,将那个船家踢进江里。

徐铉鼓掌说,好身手。

敢问大汉姓字名谁?

某家是北国人士,姓柴名荣,只因家贫,又惹恼了地方豪强。故而来至江南卖伞度日,前几日老乡言说姑母病亢,才收了生意,渡江归省。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