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播娘蒿  

2017-04-03 11:20:5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播娘蒿

 

播娘蒿 - 风清扬 - 风清扬的博客

 

    家乡环山也,时值清明时节,因公未曾返乡扫墓,赴工途中,未见苍茫山野,遍地葱麦,中有麦蒿,嫩黄挺拔,令人思起幼年,阿娘携手,采撷于麦田垄间,麦棵毗连。采满一筐,回家烫之,放之微盐,或以红薯面包之,置于笼内。我拉动风箱,母亲忙着整理柴草。家虽贫,实则欢乐矣。

   麦蒿又叫播娘蒿,拉丁名: Descuminia sophia(L.)webb.Ex Prantl 。清明前后,麦蒿和小麦一起茁壮成长,有的时候甚至比麦苗长得还快。

   二奶奶经常用麦蒿烧水给病人治病,她说这个麦蒿可以祛痰定喘,强心利尿。

   看着播娘蒿,我记起了母亲年轻的样子,由于饥饿,她的身上全是水肿。我问妈妈怎么了?妈妈说:妈妈是胖的。一锅地瓜面包子熟了,兄弟姐妹们像一群饿狼,很快就一扫而光,妈妈只好喝上一大碗水,就说自己饱了。然后就急匆匆的去三四里路外的村子里上课去。

   春季开学了,妈妈的工资又没了,她去人家接孩子上学,人家说没钱上。妈妈就给他们垫了学费。我记得妈妈的工资21元的样子,一开始吃去年烫晒的地瓜秧子,后来就吃榆树皮荞麦,接着吃杨树花,终于等到播娘蒿长出来了,那就是很幸福的日子。

我考上了重点中学,爸爸愁得一夜未睡,看出来他不好意思劝我放弃。妈妈第二天一早就拿出三块钱给我,于是我就去学校报到了。

等星期六下午回到家,妈妈病了。赤脚医生说:“你妈妈一连吃了五天野菜,常年营养不良,是严重的贫血症。”可是家里没钱,妈妈只好喝盐水补血。到了后来,妈妈因为喝盐水得上了肺病。最终因为肺癌去世。

那一年又见到播娘蒿,采了一些学着妈妈的样子做着吃,等熟了,咬上一口苦涩难耐,难吃极了。真的奇怪,小时候的野菜能那么的好吃?是野菜变了吗?还是人变了?播娘蒿还是一样的播娘蒿,而我已经可以天天吃肉,可以扔掉剩余的饭菜了。理由就是剩饭剩菜有毒,不可以吃了。

人的享乐浮华是无极限的,然而妈妈的味道却是有限的。当妈妈老去,当妈妈离开人间,播娘蒿就是再苦,也吃不到了。麦蒿的学名叫播娘蒿,或许就是妈妈的爱吧。而我没有能够保住和延长妈妈的生命,就是大不孝。播娘蒿里有妈妈的疼爱,而我却很久的时间忘记了播娘蒿的味道。

今天我再次遇见播娘蒿,又记起了妈妈的味道。看着嫩黄的播娘蒿,恍然间,妈妈微笑着,挎着筐子走来,筐子里装满了播娘蒿。而妈妈的歌声,依旧那么的好听,妈妈的手依然那么的温暖。

那时候,妈妈拉住我的手,挎着装满播娘蒿的筐子。她在唱:“葱丝姜丝牛肉丝来啊,搁上香油拌馅子越吃越有味啊······”

妈妈,尽管你走了。在这播娘蒿生长的日子里,我又可以和妈妈一起唱,一起挖播娘蒿了。因为这样,儿子永远也不会饿着了。

 

刘洪战   写于日照   2017/4/3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