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八章 牺牲  

2016-10-13 10:51:21|  分类: 铁汉(长篇小说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八章   牺牲

齐鲁豫现在是有嘴也说不清,金莲拿着照片说事,单位也没办法保护齐鲁豫。谁都知道齐鲁豫不是这种人,全书记找齐鲁豫谈话,他很心痛这件事情发生在他的爱将齐鲁豫身上。老金局长很不满意这件事情,自己的女儿虽然有很多错误,然而他毕竟没有出轨。你这齐鲁豫看起来很老实,怎么会这么做?不像话。他不会干涉儿女的婚姻,对这件事情他选择了回避。

天知道齐鲁豫是冤枉的,地也知道他冤枉。就连那架拍他的相机更是知道他冤枉。这是一个圈套,可是自己竟然钻了进去,只好自认倒霉。

全书记给他倒了一杯水,全书记明天就退休了,他爱莫能助的看着齐鲁豫。齐鲁豫很憔悴,刚刚办理完了离婚手续。他父亲对他很是生气,大骂了他一通。已经八十六岁的老人,经不起折腾,住院了。比齐鲁豫大二十多岁的大哥,把齐鲁豫狠狠的骂了一顿。齐鲁豫抱着头,一言不发,实在无话可说啊。

全书记终于打破沉静了,他说:“小齐啊,你太不成熟了。不像话,要是在战争年代,我就毙了你。”老书记参加过对印度的自卫反击战。

齐鲁豫哭着说:“老书记你毙了我吧。”

全书记叹了一声气,对齐鲁豫说:“你啊,先下基层在锻炼。干屎擦不到人身上,大家都相信你不是乱搞的人。争口气,下到工区要起模范的带头作用。事情会搞明白的。”

 齐鲁豫点了点头,握住全书记的大手说:“请您放心,我一定去工区好好工作。”

全书记马上要和新来的书记交接,就没有留齐鲁豫吃午饭。

黑龙泉工区在大山坳里,四周基本属于石头山,面积很小的土地上,住着勤劳而贫穷的人们。黑龙泉离石头山就隔着一站路,铁路通过隧道桥梁连接,线路长九公里,可是走山道最近也得二十四公里。工长石友宝考上了全日制大学,已经走了。艾铁璐被任命这里的工长。

孙书记的腰疼病犯了,年轻时在石头上施工受的伤越发的厉害。他已经五十七岁了,这个伤已经压迫腰椎到了不能再严重的程度。医生也很犹豫,不做手术他会瘫痪,做手术瘫痪很可能也会瘫痪。孙书记让医生不要告诉单位,他要坚持到退休。

今天,他贴上鲁山膏药,勉强止住了疼。照例自己破费,孙书记买了十斤鸡蛋,十斤面条,装了一饼干箱子。艾铁璐抱着箱子,孙书记帮着齐鲁豫拿着手拉箱。齐鲁豫抱起铺盖,三个人准备去齐都站坐去往神州的小票车,去黑龙泉。

阳历十月的秋季,下着连绵的秋雨。齐鲁豫穿好雨靴,等着艾铁璐和他一起去巡视设备。黑龙泉站地处洼地,很容易被水浸泡。许多地方容易垮塌,造成电缆损伤。

齐河的支流,青石河流经黑龙泉站的东侧。连续的雨,造成了奔流的洪水。几座漫水桥都淹没和冲垮了。

鲁大山被命令留下一个人值班,其他两个人去帮助黑龙泉工区抗洪。

棋子峪村就在青石河的东面,棋子峪小学在青石河的西面。桥已经被淤死,行人只能踩着几块石头过河了。

艾铁璐不让齐鲁豫去石头河这一段检查电缆径路,齐鲁豫死活不答应,他生气地说:“我不是科长了,再说就是科长更应该冲在前面。现在你是工长,我请求你批准。”

艾铁璐看着他坚毅的面庞,心里有一个气流在涌动。他拿起铁锨,挥了一下手。张涛留下值班。葛大勇也拿起一把镐跟着走。齐鲁豫背起一捆4.0铁丝,跟上去。

艾铁璐回头看了看齐鲁豫,说:“既然你非要干点活,那就给你一个任务。”

齐鲁豫说:“艾工,你安排吧。”

“张涛的儿子在棋子峪小学上学,你去帮着接回来。”

“好吧。”齐鲁豫看了看张涛。

张涛点了点头说:“齐科长,你帮我把儿子接回来,再买一点菜。”

小学的旁边有一个小市场,齐鲁豫去过几次。

大雨又下来了,象高压水枪一样喷射着大地。

青石河水库不得不泄洪了。那个年代,山里的通讯还不是很好。几乎没有可能及时通知每一个人这一次的泄洪。

齐鲁豫把张梓琳背过河来,站在高处。张梓琳突然大喊起来:“叔叔,来大水了。”

齐鲁豫回头一看,一米多高浑浊的洪水突发而至。

一个小女孩背着书包眼看就要被淹没。

齐鲁豫冲了下去,当她把小女孩奋力抛上高台,洪水也吞没了他。

棋子峪的所有村民都出动了,大队书记说:“对齐同志,一定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必须找到他。”

艾铁璐一边想办法营救,一边让葛大勇回车站向车间汇报。

鲁大山带着任震刚刚爬过黑龙山顶,下面就是柿子坡,柿子坡在青石河的的东面,地处棋子峪的下游。

任震跺了一下脚说:“水库又泄洪了,我们过不去了。”

大山擦了一把雨水说:“等上一个小时,就可以涉水过去。”

大山焦急地看着洪水,水面上不断的漂浮过来一些杂草树木。

突然,鲁大山发现一个像人一样的东西,被一棵大树挂住。这棵大树在浅水处,没有被冲倒。

救人,鲁大山二话没说,就冲了上去。

任震不会水,急得直跺脚。

鲁大山的水性真不错,雨衣变成了泥衣,他把那个人拖了出来。

任震大叫起来,他说:“大山,这不是齐科长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