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章 水  

2016-05-09 11:16:22|  分类: 铁汉(长篇小说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天刚麻麻亮,鲁大山一咕噜爬了起来,利索的整理好内务,穿上工作服。早起跑操是他的习惯,就是一个人也要跑。

鲁大山跑到站台,遇到助理值班员在接车。年轻的小伙子值班员向他点了点头,鲁大山感觉有点面熟,这不是昨天和孙书记刚到站的时候没遇到的那个吹口琴的小伙子吗。鲁大山看见他忙,赶紧转头向站外跑去。

森林就是天然的大氧吧,鲁大山熟悉这种清新味儿,在城里没有的味道。树叶上缓慢的滴着透明的露珠,秋虫儿在树上地上跑来爬去,鲁大山顿时心情开朗起来。心想,城里的人那么的喜欢进山旅游,为什么却不喜欢住在山里呢?

劳师傅挑着水从山沟里走上来,累的他一边擦汗,一边喘着粗气。他看见大山跑过来,赶紧钻进松林小路,他害怕鲁大山看见,担心鲁大山不会挑水又不好意思不帮忙。年轻人不会挑水,不能让他吃这个苦。

鲁大山跑出了一身的汗,回到工区,赶紧把衣服脱了,扔进脸盆里,看着满满地水缸,就用脸盆舀了往身上浇,阳历九月下旬,天气还是有点热,大山在部队里就跟着老连长一起学习冬泳,凉水澡太舒服了。爽!

冲完澡,洗完衣服。大山擦了擦,身上,换上旧军装,他决定扫一下落叶。

劳师傅从小菜园拔了一些小白菜回来。看见满地的水,又看了看见底的水缸,立即暴怒起来。

“是谁?是谁把水祸害了?”

鲁大山一愣,拄着大竹扫把回头看。

“鲁大山,水是你祸害的吗?”

劳师傅气得胡子直往上翘。

鲁大山心里不服气,干嘛啊,不就是用了一点水吗?可是他看见劳师傅暴怒的样子,还是没有敢争辩。

“不就是用了一点水吗?水又不是什么贵东西。”鲁大山小声嘟囔着。

“要节约用水,你这个年轻人,浪费水可不是好同志。”劳师傅看见鲁大山不服气,更加生气了。

“劳师傅,自来水不是有的是吗?用一点水,犯不着生这么大气吧。”

“你以为是在城里啊,这里哪有自来水。你给我把水缸挑满。”

“挑就挑,有什么了不起。”

“好你个鲁大山,你以为跳水很容易吗?你去给我挑满缸。”劳师傅瞪着鲁大山说。

鲁大山看了一眼墙角里的勾担,两只水桶倒扣在两只树丫上。挑就挑,我鲁大山有的是力气,不就是跳水吗?

劳师傅说:“顺着向东的小路,一路下山,到了沟底就有山泉,带上水瓢,需要慢慢的等水。要是挑不动,就回来喊我。”

鲁大山没有说话,心里话,你个老头儿感觉挑水累,我鲁大山没问题。等我挑满了,也让你洗一个澡。

这就是泉水,鲁大山走下山来,路太陡了,感觉像是走钢丝一样。有几个地方,小路的一侧就是悬崖。鲁大山摇了摇头,怪不得劳师傅生气,这挑水还真不容易。一缸水挑满,需要三挑子吧。对不起了,劳师傅,我没有尊重你的劳动。

泉水从岩缝里缓慢的流出来,十几秒钟才能流满下面的小坑,这样才可以舀一瓢。一桶水需要二十分钟才能满。这样算起来,劳师傅挑满水缸,需要三个小时。终于装满了两只水桶。鲁大山跳起来往山上走,太难了,一不小心就会碰到树木或者岩壁,等鲁大山回到工区,两只桶里只剩下了小半桶。

劳师傅看见摇了摇头,抢过勾担,挑起水桶说:“大山,跟我学。走。”

鲁大山肩膀被压得肿疼起来,再也不敢逞强,只好默默地跟着走。

劳师傅挑着水,弯着腰,左躲右闪,很快就爬完了羊肠小道。鲁大山心里不由自主的赞起来。牛真不是吹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自己空有一身力气,还真的不行。

劳师傅说:“大山,刚才是师傅不对。你不明白怎么个挑法,我骂你态度不好。今天就用这一挑子水吧。明天再挑。一会吃点饭,跟着我去检修。”

鲁大山一有闲空就去挑水,不过人家车站的人不愿意了。站长找过来说:“我们整个站区就看着这么一个泉子,一个单位只能挑三个小时。你们老占着泉眼,这个可不好。”

鲁大山终于明白,就连这一点可怜的泉水也要分时间段才可以去挑。

山里的水很多,但只有这一眼山泉的水可以饮用。大山明白了。

生活,这就是生活。鲁大山拿出自己的收音机,却收不到任何信号。就是爬上山顶也收不到。带了几本书,也读了几遍了。劳师傅每天除去种菜跳水做饭,就是出去检查设备,生产下的时间就是和巡道组的几个人下棋。鲁大山看了,臭的狠。而且他们还喜欢耍赖,经常因为悔棋闹得掀桌子。

鲁大山被劳师傅关在屋子里,背什么“三不动三不离”,还有那些电路图。在劳师傅的眼里,鲁大山一定可以进步当大官,因为鲁大山很实在,也很吃苦。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