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六章 夫妻工区  

2016-05-13 12:16:26|  分类: 铁汉(长篇小说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     夫妻工区

劳师傅回来了,一路的风尘,和连续秋收秋种的劳累,让这个59岁的男子汉,变得有苍老了许多。

徐世友一见到劳师傅,就赶紧收拾东西,简单的交接了班,就回城去了。他老婆的尿毒症越发厉害了,再不换肾,会随时失去生命。孙书记左右为难,怎么才能帮助他?实在找不出来愿意去石头山的人了。以往,住在城里的工区的工友谁如果犯了错误,就会被发配到石头山。迄今为止,只有一些已经退休和将要退休的58号工人是自愿在哪里的,那是因为他们的家都在农村,在石头山可以集中休,这是上级默许的事情。

可是现在,徐世友的困难的确是不可能克服的,段上也募捐了,工会也尽最大量资助了他,但是这远远不够。徐世友的妻子是一个下岗工人,根本就没有单位肯为他报销一部分资金。家里的亲戚都被借遍了。徐世友感觉自己妻子的生命快到尽头了。

劳师傅的家里有五个孩子,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他一个月工资算是高的,也就八百块钱。劳师傅拿出二百块钱,鲁大山工资低,也拿出五十块钱。徐世友一开始不要,后来劳师傅说:“是不是瞧不起我这个穷老头?”。徐世友感动得热泪盈眶,差一点就跪下了。

送走了徐世友,劳师傅对鲁大山说:“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徐世友有没有欺负你?”

“没。没有。徐老师还抓兔子炖着吃了。”鲁大山就是这个脾气,老是记不住别人对他的不好,在他的心里别人对他都是很好的。

劳师傅点了点头,对鲁大山说:“明天,我带你去南石头山隧道,到时候你跟着桃花谷工区的陈工长去他桃花谷2号道口领料。车间已经把料用小票(客车)送到桃花谷工区了。”

“嗯,劳师傅,是真的吗?”

“是啊,明天带你去学习检修高柱信号机,到时候,陈工长去桃花谷2号道口检修,你走过去,也就二里多路。没问题吧?”

“没问题。”鲁大山乐的直想跳舞,来石头山快一个月了,还真想出去看看。

“劳师傅,我们出去南隧道,是不是就有收音机信号了?”鲁大山终归还是十九岁的孩子,他的心里充满着接收外来信息的渴望。

“大山,你带着收音机去试一试吧。”劳师傅微笑着,他把鲁大山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的看待,这小子,不算是贪玩的了。

从行车室往南走,走过2号道岔,再走50米就进入隧道了。

劳师傅在进入隧道前,就已经看了行车计划,中间大约一个小时没有火车。他们进入隧道主要是检查接近轨连接线的好坏,最后走到预告信号机进行测试检查。

劳师傅扎好安全带,背着工具包,手里拿着一把锤子。鲁大山背着四根接续线,跟在后面。两个人各带着一把三节手电,劳师傅看了看鲁大山说:“大山,进隧道要注意脚下,不要绊倒了。”

“劳师傅你放心。”鲁大山一挺胸脯,很坚定的说。

隧道里越来越黑,而且有的地方在滴水。里面有一股阴冷风在吹,嗅到的是机油煤灰混杂的味道。好几次鲁大山差一点摔倒,劳师傅都拉住了他。

750米长的隧道走完了,一口气换了三根接续线。鲁大山把手砸破了,他还不熟练砸接续线的技巧,锤子老是砸偏,把左手打破了一层油皮。劳师傅心疼的接过锤子,再也不让他干活了。

劳师傅检修完了信号机,看看鲁大山也基本掌握了技术要领,就说:“我休息一会,你向左走,有一条小路,向南走不要拐弯,就看见铁路上有一座平房,那就是道口。陈工长在那里等你。”

大山来到了2号道口,陈工长已经在那里等着他。道口工陈师傅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很热情的欢迎他。

陈工长帮助大山清点材料,大山仔细地清点并记录着。

这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穿工作服的女人走过来。陈工长就说:“媳妇儿,测完了吗?”

“老陈,我测完了,一切正常。”那个女人说。

大山很惊诧,怎么这个工区还有女职工?

看着鲁大山很怀疑的表情。陈工长呵呵大笑起来,那个女同事也呵呵大笑起来。

等陈工长止住了笑声,就对大山说:“大山啊,我们工区我是工长,工人是我老婆。哈哈哈。”

“你们怎么会都在山里工作啊?”大山有点不敢相信。

“介绍一下,陈星是我,王喜芬是我媳妇。我们工区就我们两个人,工长是我。嘿嘿。”陈工长说。

“你好,大山。”王喜芬伸出了她与女人不相称的手,那是一双长满茧子的小手。

“你好,王老师。”鲁大山看着有点黑但很端庄的脸,心中有了一种怜悯的感觉。

回到石头山,鲁大山向劳师傅交接材料。劳师傅发现大山的收音机没了,就焦急的问他:“收音机很贵的,你怎么把它弄丢了?”

“劳师傅,我这里没有信号,留着也没有用。桃花谷有信号,我就把收音机借给王老师了。她要学习。”鲁大山憨憨地说。

“唉,你心眼太好,容易被人家欺负。不过好人会有好报。好孩子,干得不错。”劳师傅表扬他说。

到了晚上,劳师傅对大山说了桃花谷夫妻工区的故事。

原来,桃花谷工区也在山上,而且喝水不方便,需要去四五里路外挑水吃。单位在桃花谷大了几百米也没打出水来。只能挑水吃。工区的人都离开了,只剩下陈工长,本来陈工长和媳妇都是南京运输学校毕业的中专生,很快就会提干了。然而,没人愿意来桃花谷工区。陈工长就把媳妇从机关要过去。这是唯一的两个干部身份的工区,他两个人都是技术员,但都在基层工区工作。很多人都笑话他俩傻,说他们二人不进机关钻山沟,实在是愚不可及。

其实陈工长如果离开桃花谷,最低也是副科长了。他的媳妇写文章很好,理应进宣传科了。但是,一切的事情不能用如果来看待。这就是现实,干铁路就要做出牺牲。尤其是电务段的人,更是要有牺牲精神。

手表指针已经是22点了。劳师傅和鲁大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挂在树枝的月牙儿,静静看着信号工区的院子。一列火车驶过,吭哧咔嚓的车轮声根本就不会打扰这师徒俩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