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金钱与罪恶 (第十七章)  

2016-12-06 12:19:53|  分类: 金钱与罪恶(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七

  艾美知道正面求艾参军是不可行的,只有求动了老娘才可以。柳下惠提拔主编的时候,就是老娘发了一次大脾气,才逼得老头儿去说了一回话。其实后来知道,柳下惠早就被市里开会定下了,与老头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老娘自以为有功,整天对柳下惠耀武扬威的。

   柳下惠是家庭条件差,太穷了,直到现在,他的父母还是种地的乡巴佬。艾美看重的是他的文才,再说他长得也还可以,不算丑。艾美从小就崇拜记者,她爱上比她大六岁的柳下惠时,父母死活不同意。还是她偷了户口本和柳下惠登了记,逼得父母同意了婚事。

   艾美最怕去柳下惠的老家,老家在靠山屯,哪里交通闭塞,第一次是坐人家乡书记的吉普车去的他家。吉普车先是在国道飞驰了二十分钟,又钻进了沙土乡村路。路面颠簸不平,几次脑袋都撞到了车顶棚。路两旁全是大杨树,远远的看去,有放羊的人在河滩上放羊。路两边全是青纱帐,那时间是秋天,高粱红了,红的和西霞一样烂漫。

   艾美心情好极了,她拿起自己的军用挎包,草绿色的挎包,是他的哥哥从部队带回来的。上面还印着为人民服务几个红漆大字。里面放着她的化妆品,其实就是一瓶雪花膏,外带一把梳子和一面小镜子。小镜子的后面是刘晓庆的头像。

   艾美拿起小镜子照来照去,小圆光照在反光镜上,把司机耀的来了一个急刹车。司机气红了脸,大声嚷嚷着。艾美却笑得差点岔了气,柳下惠觉得不好意思,一个劲的道歉。总算是乡书记有素质,他批评了司机,赶紧走吧,别和小丫头一般见识。

   到了镇上,其实就是一条宽阔的土街,两旁分别是乡政府,粮管所,邮政所,派出所,供销社等等。

   一眼就能看到头,艾美这事还感觉好玩的很。

   一辆拖拉机开过来,柳下惠喊司机叫三哥,三哥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补丁摞补丁,一双布鞋,也是补了又补。看起来,大拇指已经突围过好几次了,那里已经补得很厚了。

  艾美看了看柳下惠,柳下惠赶紧拿起拖拉机后斗里的一个蒲团,让艾美爬上车斗,好坐在蒲团上。

  艾美觉得应当去坐,为了爱情她可以放弃一切。她可以去适应艰苦的生活。柳下惠却哭丧着脸,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恶果。

   拖拉机在山路上颠簸着前行,一会儿钻进小沟,一会儿又爬上小陡坡,弄得艾美脸色都变了,她害怕的死死抓住车斗的边栏,一阵一阵的惊呼着。三哥却呵呵大笑者,一点也不在乎这些颠簸,他唱着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嗓子还真不错,山丹丹的花开吆红个艳艳······

   终于到了村子里,已经是七点多了,天色暗了下来,但是还是能看得清。

   小山村沿着山坡,歪七扭八的排列着各色的房子。有全是草屋顶的,也有草屋顶四檐用青瓦的。全是青瓦屋顶的也就一两户。柳下惠家就在村后,这里靠着河崖,后面就是一条河,村子叫他是后河。

   走过一片碎石头砌成的护墙的菜园子,还有几棵大杏树,他家里有几颗大枣树,枣儿红红的,鲜艳欲滴,好想有一股甜甜的枣味儿被风吹过来。

   母亲已经杀了一只鸡,包了韭菜鸡蛋饺子。父亲在拉着风箱,胡大胡大的响着。高粱杆编成的盖顶(锅盖,农村叫盖顶)上,放着饺子。烧水的锅盖也是高粱杆编成的。

   大哥柳下云提着一盏油灯,是防风的手提灯,他擦了一遍灯玻璃,转上油芯,点着了。放在磨盘上,这里制高点,正好照亮了院子和锅屋(厨房),老娘一边洗着黄瓜,一边看着艾美笑。父亲低着头,只顾续柴草,烟熏的他咳嗦了几声。

   柳下云没有媳妇,他是因为要集中家里的钱供应柳下惠上学,才过了找媳妇的年龄。其实他年龄也不算大,才二十五岁,但是在农村已经进入了光棍子的行列。运气好可以娶到死了老公的寡妇,那也是很难的。人家也的看看你家日子怎样才答应的。

   艾美还是感觉好玩的,突然她觉得例假的烦恼来了。她拿出卫生巾,偷偷地问厕所在哪里。

  母亲一脸茫然的看着艾美,什么厕所?就是卫生间,什么是卫生间?洗手间也行,没有洗手间,要洗手,你去哪个木头架子上的脸盆里洗吧。

  艾美有点生气了,这老太婆装聋做瞎的,糊弄自己啊。

柳下惠赶紧说:“妈,艾美是要去茅房。”

“哈哈哈,艾美啊,你找茅房就直接说呗。在哪里,去猪圈就行。惠子,你拿根棍给她,好打猪。”母亲爽朗的笑了,她红红的脸庞上,洋溢着慈祥的快乐。

  艾美接过棍子,推开木头矮门。一股猪粪味冲鼻而来。艾美差点吐了。要坚定,要随乡入俗。我一定要为了爱情,适应这里。

   艾美正在换着卫生巾,那头大肥猪可能认生,一头撞过来,把她撞进了中间的粪坑里。艾美大叫一声,倒大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