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冬梦(前坡散文)  

2016-11-22 11:30:4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梦(前坡散文)

昨夜下了一夜雨,我在梦里和杜甫相遇。

杜老还是没有搬出他的草房,风依旧吹破了他的茅屋。而他却在角落里,点上油灯,掸了掸落在身上的灰土,摇了摇头,火盆上烤着墨汁,那是他刚刚磨的。一股子新墨的香味儿,透过破帘子,传到外屋,被风吹散。

   我轻轻地踱着步,不知道要对杜老说些什么安慰的话。杜老却笑了,我还有破茅屋住,许多人连栖身之处也没有啊。杜大娘埋怨说:“严兄弟走了,你还待在这里干吗?一点人也不会为,当了个什么工部侍郎,连一个月的薪水也没领到就被撤了。你说你投奔严武,人家严武现在死了。住在这破草房里还不是活受罪?”

   杜甫摇了摇头,对我说:“内子见识短浅,先生勿怪。我现在思索的问题是,永王败了,天下应该统一了吧。我的老百姓啊,应该可以好好的进行生产了。”

   我点了点头,因为我知道,杜老很快就会接到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可以让他青春作伴好还乡,坏消息可以让他写下:

天末凉风起,故人知不知。

欢乐新相知,愤恨苦别离。

往事梦中现,今朝泪未已。

遥问重逢日,长叹一声嘘。

   但这是他的命,我不可以告诉他的未来事。那样,他就不会留在史册了。

诗人的命运如果不是多舛的,那就成就不了他的艺术。

   杜老熟读兵书,却无法得到重用,只好在穷困潦倒中写一些文字度日。这边是他的功业,总是惊天地泣鬼神。

   离开杜老,顺便去了一下眉州。苏二叔说,子瞻在常州病了。

   所幸江流驰骋,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仞山。到了常州,子瞻已经仙去。只得了他的诗句,记得那是元符三年(1100),65岁的苏轼遇赦北归,他写下了著名的“渡海诗”: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情,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我住在海边,写不出子瞻兄的诗句。却也有一样的感觉。

   天蓝蓝海蓝蓝,海天相连尽头端。海鸥翔飞撩白浪,波光粼粼度帆船。

   这山海天,这天地人,钟灵毓秀,物华天宝,令人心安然。

   于是把日照河山改他一改,拿太白说事,那诗曰: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大字挂前川。飞檐走壁三千尺,疑是天书落人间。

   大梦忽醒,遂写的一二文字。自叹不及杜老子瞻,言及太白更是望尘莫及。不胜惶恐间,留下这一段卜算子词句,诸君共勉。

   词曰: 深夜孤枕边,一梦方难续。犹见东坡踏浪来,寄语诗魂逐。

惊起看冬窗,冷雨斜空哭。又喜寒风带雪飞,我把苏辛读。

    刘洪战写于日照石臼   20161122日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