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要少了 中四  

2015-05-26 10:45:40|  分类: 新聊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老虎答应了帮助陈二虎,到银行一查,卡上是一万元。张老虎点了点头,赶紧把钱取出来,转给上大学的儿子账号上去。这就给张老汉说这个事去。

张老汉正在院子里的大槐树下坐着,他一边把劈好的木柴向热得快里放,一边哼着柳琴戏。他的心里洋溢着获得金钱的快乐,仿佛银行的工作人员,就是那个上一次骂他土老帽的农行的小美女,微笑着给他一张卡,里面是几十万块钱,啊不,也许是一百万。

张老虎一般不会亲自来这一片猪栏圈的。这里很臭,他是知道的。貌似张老虎年轻时也喜欢过这种泥土的芳香味道。在他的小学作文里,也歌颂过这种味道。而如今,变成本村的土皇帝的他,已经不习惯这种味道了。

张老汉听见几声咳嗽,立即就分辨出来是老虎的声音。他诚惶诚恐的站起来,满脸堆笑的欢迎张老虎坐下喝茶。

张老虎拿出一张纸巾来,在张老汉用抹桌布擦的很干净的椅子上,再擦一次。本来很香的纸巾,擦过椅子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但是张老虎依然嗅到那上面的土腥味,赶紧扔进炉子里。

炉子是用铁皮做的,水就放在铁皮的夹层里,炉子的中心空穴里是放柴草地方。这样的柴火的热量,会被铁皮全部吸收,烧水就开得快。老百姓叫它热得快。

水开了,热得快的大长嘴里不停地喷着热气。张老汉刷着茶碗,要沏茶。张老虎感觉有点恶心,赶紧说:“不用了,二叔,我说几句话就走。”

张老汉赶紧停下一切动作,坐在枣木凳子上听书记大人的讲话。

“这个二叔啊,我去问了。这个嘛,属于国家建设,也不能要太多。影响了国家建设,可是犯罪啊。”张老虎很严肃的说。

张老汉闻听这段话,心一下子凉了。在这个初夏,炎热的中午,他仿佛掉了冰窟窿,打了一个寒战。

停了一会,张老汉小声问:“不,不能要钱了吗?”

“也不是,是不能乱要。我看你就要个五六万就行了。不多不少的就行,做人不能太过分。”张老虎微笑着,在张老汉的眼睛里不啻于是一种狞笑。那张肥厚嘴唇,冒着油光,尽管它拼命的闭合着,依旧从里面发出了令人恐惧而恶心的笑声来。

“好,好吧。”张老汉不得不答应了,因为他实在惹不起张老虎。

第二天的中午,张老汉面对着耀武扬威的陈二虎,五万块钱的协议马上就要签字了。大队部门口一阵嘈杂声,有人说:“国土所的来了,是王二麻子所长。”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