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老娘 第三十三章  

2015-02-07 14:27:18|  分类: 老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娘对郎花说:“狼心啊,你去问问哪个包饺子娘们,这家人去哪里了?”郎花赶紧答应了一声,扭来扭去的走了足有一分钟,其实也不过就是五六米远。

兰寒一听有人问这家人去哪里了,就要说话。胡大姐一擀面杖把他打到一边去。兰寒讪笑着,俺不说话行不。

胡大姐也不知道张二牛去哪里了。只有颉凯莉留下的电话,为了让她帮忙看家。每个月给她老胡五百块钱。胡大姐认为这是白捡的,儿子择校一下子送了一万块钱,还不算送礼的钱。自己的擀面杖拼了命的擀费了半年劲才攒够的。唉,要不是自己的懒汉老公兰寒好吃懒做,怎么生活也会好一点。兰寒的家就是一个沿街老房子,可惜面积太小,不能租,租出去自己就没地方住了。不像颉凯莉家沿街三间,我就一间啊。等着拆,就是没人拆,有人说这条街人口太密集,拆迁要很困难,主要是赔偿太多。再说,老胡也不愿意拆迁,一旦拆了,自己去哪里包饺子卖啊?这个懒汉老公啊,害死我了。

郎花问不出什么来,就回头汇报。老娘一拍脑门说:“去海浪市场,找黑旋风。”

郎花赶紧答应,和老娘去海浪市场。

黑旋风说,他的兄弟二牛已经很久不在这里了。听说租了房子在鱼骨巷住。

郎花开着车和老娘去了鱼骨巷。沿街打听,没有人知道。这可怎么办?郎花很焦急的张望着这条不长的街。期盼着有一个人知道二牛。

老娘坐在人行道上的木椅上,拿出唱戏机,听起了吕剧。李二嫂眼含泪,把门来关······

突然有人在喊她,老娘抬头一看,呀,这不是好闺女吗?郝欣,闺女呀,你住在这里?大娘,我是郝欣,你怎么来这里了?郝欣兴奋地眉毛都扬了起来。

我来找我的干儿子,他住在这里。叫什么啊,大娘。他叫二牛。奥,二牛,是不是叫张二牛?郝欣问。

是啊,你知道他?恩,他住在李娟家里,租的地下室。李娟,那个李娟?就是花国中学的李娟老师啊。

李娟住哪里?就在前面大院。

老娘让郎花在车里等着。

郝欣很惊奇的问:“大娘啊,你找到儿子了?”

“找到了,我儿子让我住别墅呢。有时间你去碧霞山白屋别墅找我。”老娘说。

郝欣咯噔一下子,这个别墅可是人称天上人间的地方啊。难道说,大娘是黑阎王的妈妈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