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二章 苏轼与司马光、王安石  

2014-08-31 09:48:37|  分类: 苏轼传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马光因生于光山而名光。他儿时在光山砸缸救溺的经典智慧故事千年传诵,历久弥新。苏轼视光山为家山(故乡),游履遍及光山全境,在光山有诗词十余首。
 
司马光儿时就受过光山茶的滋润,苏轼在光山净居寺自采自焙自饮,乐而忘归。两位从光山走出的大名人,曾有过一场茗战,并由此引发一段茶墨之辩的文坛佳话。
 
司马光好茗饮,一日,邀好友斗茶品茗,大家带上各自收藏的上好茶叶、茶具、水赴约。先看茶样,再嗅茶香,后评茶味。苏东坡和司马光所带的茶成色均好,因苏东坡自携隔年雪水泡茶,水质好,茶味纯,遂占了上风。苏东坡心里高兴,不免有些乐滋滋的。当时茶汤尚白,司马光内心不服,遂出题难之曰:茶欲白,墨欲黑;茶欲新,墨欲陈;茶欲重,墨欲轻。君何以同爱二物?”苏东坡不慌不忙地高睨而答:二物之质诚然矣,然亦有同者。司马光问其故,苏东坡从容对曰:奇茶妙墨俱香,是其德同也;皆坚,是其操同也;譬如贤人君子,黔皙美恶之不同,其德操一也。公以为然否?”众皆信服。
 
此事载于宋张舜民《画墁录》:司马温公云:茶墨正相反。茶欲白,墨欲黑。茶欲新,墨欲陈。茶欲重,墨欲轻。如君子小人不同。至如喜乾而恶湿,袭之以囊,水之以色。皆君子所好玩,则同也。又载于宋曾慥《高斋漫录》:司马温公与苏子瞻论茶墨俱香云:茶与墨,二者正相反。茶欲白,墨欲黑;茶欲重,墨欲轻;茶欲新,墨欲陈。苏曰:奇茶妙墨俱香,是其德同也,皆坚是其操同也。譬如贤人君子,黔皙美恶之不同,其德操一也。公笑以为 
茗战又称斗茶,是古代评茶艺术的最高表现形式,也是文人墨客喜爱的精神盛宴与文化活动。司马光与苏轼间的茗战,苏胜而司马负。然茗战曲终又起舌战。
 茶墨之辩可谓经典,名儒大家风范跃然纸上。司马光从茶和墨表象上的绝然相对发问,可谓问得精彩,有难度;苏东坡从茶和墨本质上的俱同应对,可谓答得十分妙到,有深度。诚然,茶与墨不同之处众多,但只要各自达到了上乘极品程度,自会生发令人陶醉、让人仰慕的魅力,茶与墨可归一处。奇茶妙墨俱为上乘极品,兼而爱之,茶益人思,墨兴茶风,相得而益彰。
 茶墨之辩虽为名人逸事,但却是名人最精致的心灵的证明 苏东坡一生足迹遍及天下,虽屡遭贬谪,却随遇而安,得以尝尽溪茶与山茗,更兼得茶中三昧,终悟茶道至境。古人云:深心追往。我们惟有深心,始能追往。茶墨之辩中司马光、苏东坡一问一答中充溢着人生哲理,也意蕴着智慧的启迪与升华。
三人生于同一时代,斯为中国文坛之大幸!然,又是中国政治之大不幸! 三个人几乎都被推倒政治的波尖,所以,个人的功名进取、治国平天下心理,必定是相互排斥,不能达成一致!人之自私性于此可见一斑。况且,政治的解决办法,恰恰是多方面的,不过各执一端耳! 三人同为欧阳修所提携,为范仲淹和曾巩赞赏。 王安石和司马光的真正反目在王安石拜相之后。王安石推行新法,不料,过去的朋友之司马光,一反常态,变成激烈的反对派和保守派。从此可见,朋友之间的裂痕,往往不是发达者的张扬,而是不发达者的不平。王安石对待司马光,也还算是客气,遣送到翰林院,让他编订史书了。 如果王安石变法能够成功,中国将呈现另外一局面。 待到王安石变法失败,司马光拜相,于是尽废新法。这是一个文人相尊敬的典范。范仲淹欧阳修曾巩王安石苏轼司马光竟然同在一个时代。他们因为政见不同而互相攻击,私下里有互相维护。

 两人之间矛盾可谓不可调和矣! 在两人之间的苏轼,显得更加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变法者已经有王安石,保守者已经有司马光,而苏轼的天才不再王安石之下,更是远远超乎司马光之上。于是苏轼的行动就有些可笑而可惜,王安石时代他守旧,到了司马光时代,应该是司马光的朋友了吧?可是苏大学士又皱着眉头说话了:我觉得新法也挺好的! 于是无论王安石时代还是司马光时代,苏轼被贬来贬去,周游了半个南中国,也留下来不朽的作品。 往事忘矣,斯人远矣! 没有天才的中国是悲哀的,同时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天才的中国,同样可悲。
 就战线来说,苏轼和司马光是站在王安石对立面的立场,但是苏轼和司马光还有不同,他虽不同意全面改良,但是某些政见还是触犯了一些贵族阶级的利益,属于夹缝中的政客.没有偏向任何实力派,也就注定了他在政治舞台上的生存空间小,难度大,其政治地位远没有其弟苏辙高.但是在文学艺术方面却为一世之翘楚,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全才的才子.
 看多了这个社会的勾心斗角,笑里藏刀,我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思考人与人之间关系到底是怎么个学问。君子和君子,君子和小人,小人和小人之间的交往各不相同,他们之间的友情和纷争也大相径庭,充满了学问。然而纵观中华民族上下几千年的历史,最令我震惊的,当是司马光、苏东坡等与王安石之间君子之争。
 
他们曾经互相欣赏对方的才华,却因政见不同而势不两立,然而最终,他们无不以独特的人格魅力征服了世人,受后人的景仰与崇拜,不管谁对谁错,他们所能保持的、常人难以做到的便是自始至终都以江山社稷为重,而从不计较个人恩怨。是的,他们的争斗,就是世人所景仰的君子之争。
     司马光比王安石长两岁,都曾在包拯手下为官。两人才华横溢,且相互仰慕,一度时期是互相倾慕的好友。然而后来,由于不少人对历史缺乏足够的认识,从而简单地把司马光当成让人沉默的保守派,把王安石当成改革的先锋,大加赞叹。就像我,一直以来,简单地把司马光当成老顽固而从不对他的历史加以研究甚至光顾,以至于他在我的心中,始终是一片空白。可是后来,我终于对这位天才的大文人肃然起敬,对王安石大刀阔斧的改革也进行了重新审视。
      
在两个人同升翰林学士的时候,同样受到了宋神宗的赏识,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这一对好朋友却开始因政见不同而渐渐开始争吵疏远甚至决裂。由于当时官吏过多,俸禄颇高,整个大宋的国家财政已经入不敷出,出于对国家财政的考虑,宋神宗大胆起用一直以来在地方上享有声誉、干脆果断且深知百姓疾苦的王安石为参知政事,让他主管变革事宜。王安石一上任,立即显出了他非凡的行政才能和魄力,对旧有制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出台了青苗法,规定在每年青黄不接之时由政府贷款给农民,让他们购买棉粮种子,待秋后丰收再行偿还。现在看来,王安石当时的青苗法的确有他超前并相当现实的作用。一千年后,如今的农民享受的贴息贷款制度的出台,是否受到了王安石的启发,我当然不清楚,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当时王安石的改革内容相当程度上是符合现在的发展观念的。
   可是这些制度一出台,立即受到以司马光、文彦博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正直文人的强烈反对。司马光以其特有的方式连写三封信给王安石,责备并劝告王安石放弃变法。而王安石也反应激烈,写了那封著名的《答司马谏议书》。其实历史的模糊就模糊在,司马光反对的并不是王安石变法,而是他急功近利的改革方式。司马光认为所有这些,都必须循序渐进,稳妥进行,而不可能立竿见影,不然会发生好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青苗法,他认为这样一来必然会给地方官吏带来更大的腐败空间,他们会借机不断提高贷款利息,从而进一步加重农民的负担,而且后来的好多事实证明,由于王安石用人不当,导致的结果也被司马光不幸言中,这不得不说是王安石变法中令人遗憾的一面。
   君子的伟大就伟大在,在和对方的争斗中不能得胜时,便选择了回避和退让,而不是伺机报复和恶意中伤。曾有人劝司马光弹劾王安石,然而我们的司马大文人却一口回绝了他们王安石没有任何私利,为什么要这样做?面对身为副宰相的王安石的如日中天,司马光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退让,回家开始了那场令世人惊叹的浩瀚之举,历经十几二十年之光阴,终于写出了惶惶巨制《资治通鉴》。从某种意义上说,王安石政治上的得势无疑给了司马光一个传世著说的机会。历史总是让人有意想不到的精彩之处,中国历史上两部最伟大的史实巨制,既然都出之司马家之手,尽管我们不知道司马迁和司马光是不是一家人,但光是两部巨著和两个同姓文人,在表面上看来就足以使人荡气回肠。
    多年后,王安石的宰相之职被免,告老还乡。一向支持王安石的神宗皇帝在继续施行了近十年的新法之后驾崩,十岁的哲宗即位,由太后垂帘,时年66岁的司马光被召回开封,出任宰相,开始大刀阔斧地起用旧臣,恢复原有制度。然而尽管其在政治上全盘否定了王,可在生活上,在王死后,他仍然吩咐手下要善待王安石的安葬事宜,由此足见其作为君子的坦荡之处。而且他在所著的《资治通鉴》中对社会对王安石的偏颇之言给予了斧正,他说介甫文章节义过人处甚多,方今,不幸谢世,反复之徒必诋毁百端,朝廷宜加厚礼,以振浮薄之风。司马光对王安石的道德文章进行了肯定,但对作为政治家的王安石,进行了全盘否定。
 
北宋的历史颇为短暂,疆地和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相比,可能都无法相提并论吧。加上连绵不绝的战乱,宋代的历史,似乎很不愿意让人光顾。然而就是这个寿命不长,疆域狭小的朝代,却出了那么多令世人震惊的伟大的人物,是的,他们当中,甚至比欧阳修、司马光和王安石还要辉煌的文人,当要数留下无数绝篇的苏东坡了吧。作为后起之秀,
 苏轼一开始便成为颇受赏识的人物,顽固派赞赏,改革派也羡慕。当时,年轻的苏轼受司马光等的影响,也一度对王安石的变法进行了猛烈的抨击。神宗赏识苏轼,想提拔他,不想王宰相一句话便断送了他升迁的机会。实在应付不了朝廷里复杂的政治斗争,苏轼终于请求到地方做官,神宗说好了让他去杭州,可到王宰相那儿却成了安徽。苏轼也曾常常嘲笑王安石,而今在民间还流传着好多笑话。按理说,这样势不两立的人,一定会斗得你死我活吧?然而错了,当苏轼因乌台诗案招来灭门之祸时,确因王安石一句话而保住了他的性命。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王赏识他,爱护他,喜欢他,所以关键时候就会保护他,尽管他们是水火不容的政敌,可是他们的是政见,而不是人格和才华,最主要的,他们都是君子!
 王安石退下来后,苏轼曾经去拜访了他,这一拜不要紧,两个人才发现他们之间有太多的东西要交流。他们彼此重新认识了对方,相互对对方的才华和人品有了真正的了解。王安石曾慨叹说,不知道从此几百年后才会再出苏轼这样的人才。当然苏轼也从此认为世上真正有才华的人是王安石。因为他的一首藏有两个典故的小诗从来无人能够识透,而王安石,这位曾经在政治上呼风唤雨却经常让他嘲笑的前辈,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其中奥妙,从此苏轼再无异议。 君子相斗几十年,转头还是真君子,他们之间的纷争和大义,令我们后代值得景仰和借鉴。君子坦荡荡,争吵又何如?争的时候是君子,争完了还是一个大写的字,不管是改革派还是保守派,他们的人格魅力和才华,将引导我们在看问题时不再那么简单地对立和对等,停留在肤浅的层  面之上,而是用更加理性的方式去挖掘人性中最为光辉的一面!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