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扬的博客

文学是书的海洋,诗词是书海最美的浪花。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世界汉诗协会日照分会副会长,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 风清扬者,沂蒙山人也。幼尝蒙学,初晓文墨。至若少长,辍学而为工也。然未尝忘斯癖好,贯以乱语疯作。有辱大雅也。因天地之灵韵而吟唱,因大河扬波而起舞。为日月星辰而感叹,笑滚滚红尘而错愕。风清扬者,意气风发而为也。今作《醒己言》为座右铭也:残艳冷风秋, 黄昏几许愁。 白云霞染远, 绿水浪含休。 人去归牛暮, 生来离泊流。 问君何患得? 无怪路行羞。

网易考拉推荐

红楼梦诗词试解 第五节  

2014-11-24 09:45:36|  分类: 金陵十二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节

好了歌

作者:跛道人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注释:冢(音zhong),坟墓的意思。没(音mo)埋没的意思。娇:容貌美好,娇源自诗经,是说美丽的脸的意思。

甄士隐家破人亡,暮年贫病交迫,光景难熬。一日上街散步,遇一跛足疯道人口念此歌,士隐听了问道:你满口说些什么?只听见些’‘’‘’‘那道人笑道:你若果听见’‘二字,还算你明白。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我这歌儿便名《好了歌》。

好了歌注

作者:甄士隐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自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冷,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甄士隐听了跛道人那番好便是了,了便是好的话后,顿时悟彻,便对道人说了这首歌,自称替《好了歌》作注解,接着就随疯道人飘然而去。

【注释】

1.陋室——简陋的屋子。笏满床——形容家里人做大官的多。笏,古时礼制,古代朝臣朝见时臣子拿的用以指画或记事的板子,用象牙或者竹片制成。故事出自《旧唐书·崔义玄传》:唐代崔神庆的儿子琳、珪、瑶等都做大官,每年家宴以一榻置笏重迭于其上。后来俗传误为郭子仪事,并编有《满床笏》剧,小说中曾写到。这两句说,如今的空堂陋室,就是当年高官显贵们摆着满床笏板的华屋大宅。后来野史误传为是郭子仪“七子八婿,富贵寿考”的故事,并且以讹传讹,变成了戏剧剧本《满床笏》。在本书二十九回里曾经写到这个故事。这两句是说,如今的空堂陋室,就是当年高官显贵们摆着满床笏板的华贵大屋。

2.雕梁——雕过花的屋梁,指代豪华的房屋。这句是说,豪门已败落,住宅已经荒废。

3.绿纱:贵族常用绿纱糊窗子。蓬窗:贫民家的窗户。这句是说,贫穷的人又暴富成为新的贵人。

4.黄土陇头的意思是坟墓。鸳鸯有两解,一是合法夫妻,二是偷情的情人。强梁——强横凶暴。这里是指强盗、暴徒。

5.择膏梁——选择富贵人家子弟为婚姻对象。膏梁,本指精美的食品。膏,肥肉;梁,美谷。引申为富贵之家。

6.烟花巷——妓院。烟花,旧时娼妓的代称。烟花巷是妓女集聚的地方,烟花是娼妓的代称。

7.纱帽——古时候的官吏所戴的帽子,这里是官职的代称。锁枷——旧时囚系罪人的刑具。

8.紫蟒——紫色的蟒袍,古代贵官所穿的公服。唐代制度,三品以上穿紫衣。怜,自怜,这里的怜字与“嫌”字同义。

10.反认他乡是故乡——比喻把功名富贵、妻妾儿孙等等误当作人生的根本。唐朝诗人刘皂有《旅次朔方》诗说:“客户并州数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又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这句就是用的该诗的意境。这里的桑乾(音gan)水,就是桑干河。近代小说有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大家可以去读一下。

11.为他人作嫁衣裳——比喻为别人做事自己没得到好处。唐朝诗人秦韬玉《贫女》诗:苦恨年年压金钱,为他人作嫁衣裳。

 《好了歌》和《好了歌注》,形象地勾画了传统社会末期,统治阶级内部各政治集团、家族及其成员之间为权势利欲剧烈争夺,兴衰荣辱迅速转递的历史图景。在这个传统的人治社会中,伦理道德变得虚伪、败坏,人们普遍丧失了对古典人文主义的信仰,人性恶劣的方面开始扩张,又加上政治环境的动荡、变幻,人们对现存秩序的深刻怀疑、失望都表现得十分清楚。这种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景象,是传统中国社会内部兴衰荣枯转递变化过程大为加速的反映,因为小农经济基础已经日渐腐朽,但终究是上层建筑首先开始腐朽、堕落,这主要来自于人内心的贪欲傲慢,是上层核心人物因为权力的过分集中、扩张、膨胀,而变得肆无忌惮、物欲横流,并且又因为法制精神约束的缺失,导致这些统治者们严重败坏了社会的整体道德风气和公平正义,导致国家趋向崩溃,这些征兆都具有时代的典型性。作为艺术家的曹雪芹是伟大的,他给我们留下了一幅极其生动的封建末世社会的讽刺画。当他尝试着对这些世态加以解说、并试图向陷入迷津的人们指明出路的时候,他走向了超越之路,走向了哲学与宗教形式上真正的大自在解脱。他善于借助机智的语言,去揭示那些人生无常、万境归空的超越性智慧和断绝俗缘(所谓)便得解脱(所谓)的透彻观照式的、古典却又精辟的宣传,借此表达自己对现实社会的失望和对究竟真理的向往。这样,他自然地就使自己开创出了新的哲学性思维和创作思路。

《好了歌注》中所说的种种荣枯悲欢,是有小说的具体情节为依据的。如歌的开头就对以贾府为代表的四大家族的败亡结局作了预示,还有一边送丧一边寻欢之类的丑事,书中也屡有不鲜。但要句句落实某人某事是困难的,因为有些话似乎带有普遍性。脂浓粉香一变而为两鬓如霜便是自然规律,它可能是对大观园中一些女儿的概括描写。倘说白首孀居,则有指宝钗、湘云的可能。此外,小说八十回以后的原稿已佚,所以也难对其所指下确切的断语。

当然线索还是有的,比如甲戌本的批语(它的价值是不容忽视的)指出沦为乞丐的是甄玉、贾玉一干人,这与原燕京大学藏七十八回《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九回脂批说贾宝玉后来寒冬酸齑,雪夜围破毡是一致的。但由此我们又知道甄宝玉的命运也与之相似,可见贾(假)甄(真)密切相关。蓬窗换作绿纱的,脂批说是雨村一干新荣暴发之家,又说戴枷锁的也是贾赦、雨村一干人,那么他们后来因贪财作恶而获罪的线索就更加清楚了。穿紫袍的,说是贾兰、贾菌一干人,贾兰的官运可从后面李纨册子中的判词和曲子得到印证,贾菌的腾达则是他人后续四十回所根本未曾提到的。

有两条脂批,乍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即批两鬓又成霜黛玉、晴雯一干人,说日后作强梁柳湘莲一干人。这些都是已知结局的,岂黛玉能够长寿,睛雯死而复生,湘莲又重新还俗?当然不会。其实,前者是批语抄错了位置,应属下一句,指她们都成了黄土陇头白骨;后者则是将第六十六回中作者描写在外浪迹萍踪的柳湘莲所用的隐笔加以揭明。有这样一段文字:薛蟠笑道:天下竟有这样奇事:我同伙计贩了货物,自春于起身往回里走,一路平安。谁知前日到了平安州界,遇一伙强盗,已将东西劫去,不想柳二弟从那边来了,方把贼人赶散,夺回货物,还救了我们性命。我谢他又受,所以我们结拜了生死弟兄。……’”这段话颇有含混之处。比如说柳二弟从那边来了,我们终究不知柳是从何而来的,而且他一来,居然毋需挥拳动武就能把贼人赶散,他的身份不是也有点可疑吗?就算他这几年惧祸走他乡是在江湖行侠吧(书中对他在干什么行当讳莫如深),侠又何尝不是强梁呢?(《庄子·山木》:从其强梁。吕注:多力也。)可见,脂批在提示人物情节上都不是随便说的。

有一条脂批很容易忽略它提供情节线索的价值,即批蛛丝儿结满雕梁潇湘馆、紫(绛)芸轩等处。草草读过,仿佛与陋室空堂两句同义,都说贾府败落,细加推究,所指又不尽相同,否则何不说宁、荣二府大观园或者蘅芜院、藕香榭等处呢?原来,我们根据多方面线索得出的结论:贾府获罪,宝玉离家(或为避祸)在外淹留不归,时在秋天。此后,他的居室绛芸轩当然是人去室空。林黛玉因经不起这个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忧忿不已,病势加重,挨到次年春残花落时节就泪尽证前缘了,潇湘馆于是也就成了空馆。一别秋风又一年,宝玉回到大观园时,黛玉已死了半年光景了,原先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潇湘馆,如今只见落叶萧萧,寒烟漠漠(庚辰本第二十六回脂批指出佚稿中文字),怡红院也是满目红稀绿瘦(庚辰本第二十六回脂批)的凄惨景象,而两处室内则是蛛丝儿结满雕梁。这就难怪宝玉要对境悼颦儿(庚辰本第七十九回批)了。

此外,也有歌中虽无脂批,但我们仍能从别处提示中得知的情节,如择佳婿而流落烟花巷的当是贾巧姐。至于既无脂批又难寻线索的话,如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之类,那就不必勉强去坐实了。因为,即使不作如此推求,也并不妨碍我们对这两首歌的精神实质的理解。

 

这两首诗歌里的概括和预示,是就其整体而言的,不好说哪一句是专指哪个或哪几个人物。如有人以为转眼乞丐人皆谤指的是甄宝玉和贾宝玉;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指的是贾雨村等人;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指的贾雨村、贾赦等人;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指的是贾兰、贾菌等人,等等。乍看似乎有点像,其实未必是作者的意图。既然是概括地预示全书内容,有些像是自然的,但如简单地把每句和书中人物一一对应起来,不加以解释就无法通。如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指的是贾环,有什么根据?书中写贾环之父贾政,是与赵姨娘所生之子。贾政教子以正统封建教育方式自居,认为他的教育有方,而《红楼梦》中所写贾环奸诈异常、狡猾险恶。为衰败后的贾府迫使贾环走上当强盗之路写下伏笔。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是指妙玉,书中所写妙玉愤世嫉俗,带发修道,而内心不正,在四大家族衰败之后,被迫流落烟花巷,又为世俗所不容。结果是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而《红楼梦》中世难容词曲为妙玉最后流落烟花巷写下最大伏笔。总之《好了歌》和甄士隐解注《好了歌》是作者曹雪芹对整部《红楼梦》故事开头和结尾作出了简单的交代。而脂砚斋批语对研究《红楼梦》有其不可忽视的价值,但也不可尽信和迷信。脂批是个很复杂的问题,肯定不是出自一人一时,错讹之处很多,因此有取也要有弃,与《红楼梦》原书显然悖谬的地方;就不应该盲目信从。

  由于《红楼梦》充满了原作者曹雪芹宿命的因果报应思想。我们从《好了歌》中的就是和《食尽鸟投林》中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等等词句中可以看出贾、王、史、薛四大家族最后的结局是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所以《红楼梦》的结尾相当悲惨,对封建社会的专制有较大的讽刺意义,由于不利于当时的封建统治。结果有学者认为《红楼梦》中的后半部分是被脂砚斋删除的。

  添加:《石头记》后部分不管是30回还是28回,怎么丢失的说不清楚,但肯定不是脂砚斋删除的。

本节评述部分有引用段落,拜谢先贤。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